投資者關系

媒體報道

七十载初心更坚 强军路无畏征程
更新時間:2019年10月01日    【    

1951年4月17日,隨著《關于航空工業建設的決定》這份文件的頒發,新中國的航空工業宣告誕生。在這份決定中,同時還對航空工業成立之後一段時期內的主要任務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即全力保證中國空軍所有飛機和發動機的修理及飛機零件、配件和工具的制造,爾後再逐步向飛機裝配及制造方向發展;航空工業管理局接收工廠後,及時承擔空軍的飛機修理和零件供應任務,並按經濟核算制原則辦理。

5月16日,也就是航空工業誕生一個月之後,航空工業局開始接收空軍所屬的16個修理廠,這16個修理廠的交接工作在9月14日全部完成,並經航空工業局重新編號命名。

從空軍轉接而來的16個修理廠,成了航空工業最初的家底,而此時的人民空軍已經在朝鮮戰場上浴血拼殺了半年之久。航空報國、強軍首責,這份在戰火中凝結而成的初心和使命,更是中國航空工業最閃亮的本色。

自誕生以來,航空工業始終堅持航空爲本,把保軍強軍作爲首要政治任務,緊緊圍繞軍事鬥爭和軍隊戰略轉型的需要,充分把握航空裝備研制規律,推動裝備發展從“更新一代、研制一代、預研一代”向“探索一代、預研一代、研制一代、生産一代”轉變,實現了對世界先進航空工業從望塵莫及到望其項背再到同台競技的曆史性跨越,實現了從修理、測繪仿制到自主研制再到自主創新的曆史性跨越,爲國防現代化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修理 我们的第一步

1951年5月17日南昌飛機修理廠成立,當時主要承擔的活塞式飛機修理任務;6月29日,沈陽航空發動機修理廠成立,承擔噴氣式發動機的修理任務;10月1日,株洲航空發動機修理廠成立,承擔活塞式發動機修理任務。到1951年底,航空工業局所屬的企業已經有13個,總計完成了70架、348台發動機的修理工作。到1953年,隨著抗美援朝戰爭的結束,航空工業在整個抗美援朝期間總計完成了超過900架飛機、4000台發動機的維修工作。

随着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启,航空工业在开展飞机和发动机等维修工作的同时,下属的工厂开始积极尝试自行制造飞机零部件。另外, 飞机工厂、发动机工厂、配件厂等建设工作也在快速推进,为国家即将到来的建设大潮做好准备。

1954年7月3日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初教5教练机在南昌飞机厂首飞成功,7月20日初教5正式通过国家鉴定,确认该机试制成功。8月26日, 初教5飞机被批准成批生产,中国航空工业成功地迈出了从修理走向制造的第一步。8月18日,株洲航空发动机厂试制的新中国第一种航空发动机——爱姆-11型活塞式发动机试制成功,并在一个月之后获准投入批量生产。

从修理到制造,注定了中国航空工业初创时期的每一步都更为艰苦。在成功制造了初教5和活塞式发动机的同时,航空工业在苏联的帮助下开始积极筹划喷气式战斗机的制造,我们必须紧紧跟上世界航空发展的大趋势,才不至于被时代所抛弃。1954年8月,沈阳飞机厂根据当时苏联专家的建议,开始采取分步推进的方式制造喷气式战斗机,即第一阶段以苏联供应的5架飞机部件,装配成飞机, 锻炼总装技术,5架飞机全部交付给空军;第二阶段以苏联供应的4架份组合件装配成部件,再进行初装、总装,学习初装技术,装配4架飞机; 第三阶段以苏联供应的零件装配成组合件,再经过初装、总装,学习铆接装配技术;第四阶段用苏联和国内供应的原材料,自己制成零件后,装配成飞机,掌握全部制造技术。对于当时的航空工业来讲,这种模式将不同制造过程同时展开,缩短了米格-17的试制周期,而且便于培养成套技术力量,保证产品质量。

1955年7月19日, 我国制造的第一架喷气歼击机——歼5首飞成功,9月8日,歼5飞机经国家鉴定验收试制成功,可以进行成批生产, 交付部队使用。歼5的制造成功,不但使人民空军开始装备国产喷气式战斗机,也使中国航空工业正式迈入了喷气时代。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会制造 更要能研制

從創立到完成第一架飛機的制造,航空工業用了3年的時間;而第一次自主設計的嘗試,我們走完全程只用了2年的時間。1956年8月2日,新中國第一個飛機設計室——沈陽飛機設計室成立,標志著新中國的航空工業開始組建自己專門的設計機構,培養自己的飛機設計隊伍。這個設計室在成立一個多月之後,就提出了設計我國自己的噴氣式中級教練機的建議,這就是後來的殲教1飛機。

1956年10月, 歼教1飞机的设计工作正式开始,11月完成数个初步方案的设计。1958年7月24日, 歼教1的第一架样机“101号”机完成总装,从发完生产图纸到首架样机总装完毕,只用了不到100天的时间。1958年7月26日, 时任空军作训部部长的于振武驾驶歼教1完成首飞,新中国自主设计研制飞机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当时间进入20世纪60年代, 美苏等发达国家的空军开始相继装备以两倍声速、导弹攻击为特征的第二代战斗机,而我国空军大量装备的歼6战斗机与前者相比存在着很大的技术差距。

军队的装备需求,迅速转化为航空工业的行动。1961年8月3日, 国防部第六研究院第一设计研究所(飞机设计研究所)在沈阳正式成立。1962年5月,上级下达了关于组织对米格-21进行技术摸底的指示, 摸透米格-21成为六院一所建所后的第一项重大任务。1964年年初, 第一阶段摸透米格-21飞机的技术工作胜利结束,六院同意一所在以主要力量继续进行摸透、仿制米格-21飞机的同时,抽出部分技术力量进行新机方案的探讨研究。1964年10月,关于新机的主要战术技术指标得以明确:最大飞行速度马赫数2.2, 升限20千米,高空高速是那个时代主力战斗机的显著技术特征。歼8飞机的研制由此开始。

1965年底,歼8零批飞机试制工作开始。1968年6~7月, 歼8试验机01、02架相继完成总装。1969年7月5日,歼8飞机成功实现首飞,也正式宣告我国不能研制高空高速战斗机的历史正式结束。

1980年3月,航定委批准歼8白天型设计定型,在这之前,歼8飞机累计飞行1025个起落、663个飞行小时。1986年2月,歼8飞机生产定型。1985年7月,歼8全天候型设计定型,前前后后经历了21个寒暑春秋。歼8飞机的成功研制, 开启了航空工业自主研制高空高速歼击机的新纪元,并逐渐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专业体系、技术创新体系和研发流程,全面实现了中国第二代歼击机的自主创新研制和持续技术进步,为后续航空主战装备的研制奠定了基础。

image.png


战机换代 加速超越

1978年,改革開放春雷炸響。當我們打開國門,發現航空工業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正在拉大。把握世界航空工業發展的大趨勢,用新裝備的研制牽引航空工業的發展刻不容緩。殲10飛機項目,帶著空軍對新一代航空裝備的無限期望,背負著航空人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巨大壓力正式上馬。研制出適應2000年後作戰環境、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新一代飛機;建立第三代飛機研制、專業配套的先進殲擊機研制基地;培養一支素質好、技術精、作風硬的航空科技人才隊伍,黨和國家以及主管部門爲殲10項目制定的這三個目標,哪一個都有千鈞之重。

以宋文骢为代表的航空工业科研人员,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确立并攻克了近距耦合的鸭式气动布局、全权限四余度电传操纵系统、综合化航空电子系统和数字化设计/制造等四大关键技术。在国内数十个厂、所、院校的大力协同下,各项研制工作高度平行交叉作业,科研攻关与原型机研制同步推进。1998年3月23日,歼10飞机原型机01架一飞冲天,首飞成功。

歼10飞机首飞成功后,上级机关做出重大决策,提出“加快试飞、加速定型”方案和部队“领先试用”的重大创新举措,创造了国际上三代飞机定型试飞不摔飞机的纪录, 推进了飞机定型的进程。在研制全线的拼搏下,开创了当年定型、当年批量装备部队的先河。

歼10飞机设计定型列装部队后, 根据装备需求和军事变革不断发展, 先后完成了歼10飞机双座战斗/教练机、歼10A飞机研制,较快地装备了我国空海军部队;改进研制的歼10B、歼10C具备了出色的多任务能力。

歼10系列飞机的研制成功,实现了从引进、消化吸收、改型研制到独立自主研制的跨越,使我国航空工业的技术水平和制造能力跨上了一个新台阶,同时带动了我国国防工业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和进步, 极大增强了国防科技工业的整体实力,对巩固国防、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具有重要意义。歼10系列飞机的研制成功,使我国空军的主战武器装备实现了从第二代到第三代的跨越,使我国空军装备水平跨入世界先进国家行列,极大地缩短了与国外的差距,并为第四代飞机研制提升了工业基础、夯实了技术储备、培养了创新型人才,积累了管理经验,积蓄了后发力量。

1998年,對于新中國的航空工業來說是捷報頻傳的一年。1998年12月14日,經曆了立項之初的多次反複,我國自主研制的“飛豹”戰鬥轟炸機終于成功首飛。

“飞豹”是我国第一架在没有原准机参考的情况下完全自行设计的飞机,使中国航空工业实现了从测绘仿制到自行设计的历史性跨越; 同时,它还是我国第一个抛弃传统的苏联研制规范、大胆采用美军标研制的先进飞机,为以后的型号研制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科研人员在型号研制过程中探索出的多外挂总体气动布局优化设计技术、小轮距“外八字”式机身起落架设计技术等一系列先进技术,也使中国飞机设计的技术水平得到了大幅提升。1999年,“飞豹”飞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交付部队之后成为空军以及海军航空兵的主力作战飞机。

2011年11月11日, 歼20成功首飞,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成功研制第四代战斗机的国家。1974年,美国研制的F-16战斗机完成首飞,1997年,美国F-22战斗机首飞,这之间经历了23年;1998年, 我国研制的歼10战斗机成功上天,2011年,歼20实现首飞,完成这个跨越我们用了13年。F-22从首飞到装备部队,用了8年,歼20从首飞到装备部队,我们用了6年。

2016年11月1日, 在珠海航展开幕式上,歼20双机同时起飞, 从航展上空呼啸而过,这是歼20首次公开亮相。在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3架中国空军歼20组成箭形编队亮相,这是该机首次以战斗姿态展示在世人面前。

2017年9月,国防部在例行记者会上对外宣布,歼20飞机已经列装部队,试验试飞工作正在按计划顺利推进。2018年2月,国防部对外宣布歼20战斗机正式列装空军作战部队,向全面形成作战能力迈出重要一步。歼20列装空军作战部队, 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成功完成第四代战斗机技术论证、设计研发、验证机制造与测试、定型生产、投入服役全过程的国家。

2018年11月11日,在第十二届中国航展期间的“空军开放日”上, 歼20首次以4机编队出现在公众面前,并且有2架飞机同时打开内置弹舱,震撼全场。


陆基到海基 有人到无人的跨越

中國是一個海洋大國,進入21世紀中國海洋方向面臨的威脅及軍事鬥爭形勢更加複雜嚴峻。同時周邊國家開始大量裝備第三代陸基戰鬥機及艦載機,這些第三代戰鬥機具有機動性高、航程遠、載彈量大及作戰能力強等特點,且逐漸形成一定規模。

回望國內,海軍航空兵的主戰裝備雖然已經開始向第三代邁進,但是這些戰鬥機全部都是陸基作戰,要保護我國廣袤的海洋國土,或者從海上發起跨洋縱深打擊仍然顯得力不從心。當國家決定爲海軍發展航母裝備的時候,航空工業必須有能力破解新的時代命題——研制海基主戰裝備。

爲貫徹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關于發展航空母艦的重大戰略決策,2003年,相關單位正式確立了艦載戰鬥機的研制指導思想、總體目標和研制思路。航空工業開始了由研制陸基裝備向研制海基主戰裝備的跨越。

考虑到舰载战斗机技术复杂,且国内首次研制,技术储备和工程经验均有限,为实现飞机上舰,达到设计定型并开始装备部队的目标,航母舰载战斗机的研制充分利用了国内现有条件,以突破舰载关键技术为主线, 突出研制工作的重点,确保了按时完成研制任务。

2009年8月31日,我国自主研发的中国第一代舰载机歼15顺利实现了陆基首飞;2012年11月23日, 歼15在辽宁舰上实现首次着舰和舰上起飞。

舰载战斗机研制在中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新技术多,探索性强、风险极高,跨行业协作的深度和广度前所未有,舰载战斗机研发流程、标准规范体系、机舰适配性试验/试飞方法、飞行员培训等方面的经验和基础几乎空白。对中国航空工业而言,歼15的研制,没有研制规范和技术体系可遵循,也没有设计基础和使用经验供参考,是一次从零开始的突破。航空人以自主创新为剑,斩断技术难题的荆棘,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铸造出靡坚不摧的海天利剑。歼15的研制是一项开疆拓域、由陆地走向海洋的伟大工程。

2018年,歼15飞机以辽宁舰为平台实现了诸多第一次:第一次走向南海;第一次赴香港参加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的庆祝活动;第一次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 第一次参加航母编队实弹射击演习; 第一次穿越宫古海峡进入西太平洋。截至2019年初,歼15飞机完成了航母昼/夜间起降和加受油、特技飞行、仪表导航、编队、实弹攻击等训练科目,并随航母完成复杂海况作战训练, 已形成作战能力。

无论是对于产业体系,还是部队装备建设,直升机的重要性都在日益增加。直升机产业的快速发展弥补了陆军在空地一体化、远程机动、快速突击、特种作战等方面的能力短板, 有效支撑了陆军由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由平面陆军向立体陆军、由大陆军向强陆军的转变。陆军航空兵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成长,“飞起来的陆军”呼之欲出。在海上作战方面,直升机与航母编队或其他大型舰艇构成系统作战体系,执行反潜、反舰、侦察、搜救、运输、两栖突击、机载预警、电子战及水雷战等多种任务,成为各海洋强国着力发展的重要装备。随着我国航母的发展,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保障海洋开发,人民海军不断加快走向深蓝的步伐。航空工业直升机以军事需求为牵引,通过新机研制和改进改型,抢占舰载直升机装备发展制高点,积极满足海军开展军事斗争准备的使用需要,在舰载直升机技术发展和产品研制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

信息技術與網絡技術在現代戰場的大量使用,必然加速無人機系統戰場角色的演化,從最初的靶機向偵察、以及察打一體發展,未來還將出現用于戰場保障的無人機系統,包括無人僚機以及無人空中加油機等。

我国在无人机领域起步较早,与世界各国无人机几乎同时起步研究, 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的无人机发展道路。由航空工业研制的“翼龙”、AV500等无人机系统,使航空装备开始从有人向无人跨越。作为中空长航时察打一体化多用途无人机系统,“翼龙”具备高性价比、长航时、多用途、好使用、易扩展等多重显著特征,适用于军用、警用及民用领域,可以满足探测、侦察、监视和打击等多种任务需求。“翼龙”I无人机系统是航空工业根据国际市场需求研制的中空、长航时、侦察/打击一体化多用途无人机系统。“翼龙”Ⅱ是在翼龙Ⅰ无人机系统基础上研制的一款中空、长航时、侦察/打击一体化多用途无人机系统,可执行侦察、监视和对地打击等任务,经扩展可执行情报收集、电子战、搜救等任务,适合于军事任务、反恐维稳、边境巡逻和民事用途。


補齊戰略空軍的短板

預警飛機就是裝有遠程警戒雷達,主要用于搜索、監視空中或海上目標,指揮引導己方飛機執行各種作戰任務的特種飛機,它可以憑借強大的偵測力量和信息處理能力,將來犯之敵盡瞄眼底,更能指揮協調空中作戰和精確打擊,被譽爲現代戰爭的“兵力倍增器”,是現代化戰爭中作戰指揮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實現一體化、信息化作戰的必備武器,一直是各軍事強國著力發展的重點。

其实, 中国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空中预警机的概念研究, 这应该是我国空中预警体系建设的发端。20世纪70年代,我国制造出了以图-4为搭载平台的“空警一号”, 但该机的技术水平有限,无法用于实战。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受到西方封锁,中国始终没有办法引入先进的预警机技术。后来,国家终于做出决策,自主研制大型空中预警指挥机。21世纪初期,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周边局势威胁下,在捍卫国家主权、保护国家利益和资源安全的重要使命下,中央领导就研制预警机做出明确指示:“研制部门要争口气, 否则迟早要被别人‘卡脖子’。”

就是凭着这种为国家争气、为民族争气的拼搏精神,航空工业联合电子工业领域的单位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大型预警机的研制重任。中国人自行研制的大型预警机, 将对空预警机和对地侦察机的双重功能融于一身,是一款“空地海并重”的预警机,其战术性能和技术性能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2003年,空警2000实现了载机首飞,随后完成全状态首飞并交付部队使用,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能够独立研制大型战略预警机的国家之一。大型预警机的研制与交付使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少数有能力研制大型预警指挥机并形成装备的国家之一。它改变了我军作战指挥模式单一的状况, 形成了地面指挥与空中指挥相结合的指挥方式,大大提高了我军装备体系的作战能力,实现了我军信息化武器装备的跨越式发展。

在空警2000技术的基础上,空军和国内相关单位继续向纵深发展, 又研制了空警200等型号的预警机, 尤其是根据应对新世纪威胁的需要, 采用了数字雷达技术,发展出第二代空警500预警机,将中国预警机的水平又向前推动了一大步,初步构建了我国的空中预警体系。

上述系列預警機的研制成功,使我國航空主戰裝備從機械化向信息化的跨越,同時也使航空工業在預警機領域的研制能力完全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空中預警體系是未來戰爭體系的核心,預警機的研制不僅爲軍隊提供了國防建設所急需的關鍵大型裝備,也鍛煉了一支能打硬仗的技術隊伍,培養出了大批技術專家、業務骨幹、管理人才,成爲帶動預警機發展的生力軍;建設了一批技術先進的基礎設施,從整體上提高了航空、電子行業的技術實力。同時,也爲後續型號研制積累了寶貴經驗。空警2000的研制成功,還爲我國民用大飛機的研制奠定了技術基礎和人才基礎。

大型运输机一般指的是具有洲际运输能力的战略运输机,这类飞机的特点是载重能力强、航程远,起飞重量大多在150吨以上,载荷超过40吨,能够实施空降、空投和快速装卸, 能够在运力本土的大中型机场起降, 必要时可以在野战机场部署。

這些特征,決定了大型運輸機在現代戰爭中不可替代的作用,它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兵員、武器裝備和其他軍用物資快速運送到前線,確保部隊戰略機動、戰術投送的規模化和突然性。在海灣戰爭及其之後的多次局部戰爭中,作爲世界大型軍用運輸機保有量最多的國家,美國平均在每次戰爭中動用的大型軍用運輸機超過1.5萬架次,有25%以上的作戰物資通過大型運輸機完成運輸機動,有超過30萬的作戰人員通過大型運輸機完成運輸機動。而在最近幾年的敘利亞沖突中,俄羅斯在短短一周之內就在敘利亞完成了人員與裝備部署,其中包括大型的防空導彈設備也是由大型運輸機運送部署。在全球範圍內,能夠獨立研制大型運輸機的國家只有美國和俄羅斯,而歐洲多個國家從20世紀90年代末組成聯合團隊進入大型運輸機領域,這構成了世界大型運輸機的前三強。

直到20世紀末,我國的軍用運輸機還是仍然以中型和小型運輸機爲主。運7運輸機的最大起飛重量只有21.8噸,基本不具備中型裝備的跨區機動運輸能力。運8飛機作爲我國軍隊裝備的主力運輸機,最大載荷也只有20噸左右,只具備人員跨區運送能力和輕型車輛裝備的空運能力。基于運8研制的運9,服役之後改變了中國空軍只靠運8飛機完成中程空運的曆史。

在国家安全利益和军队使命任务不断拓展的当下,如何提升空中战略投送能力,成为人民空军战略转型需要解决的时代课题。没有大型运输机, 我们的空军永远称不上战略军种。

2013年1月26日,运20首架机在阎良成功完成首飞,世界大型运输机序列里第一次有了中国制造,而在这之前,它已经悄然孕育了6个年头。这一年的12月,运20的第二架原型机成功在西部某试飞中心进行了首飞,从首架原型机首飞到第二架原型机首飞,运20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表明其各项关键技术更趋成熟, 也表明研制工作非常顺利。2016年7月6日,空军首批运20飞机授装接装仪式举行,中国自主发展的运20飞机正式列装空军航空兵部队,标志着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迈出关键性一步。

2007年立項,2013年首飛,2015年轉戰南北試飛定型,2016年正式列裝,運20走出了一條我國自主創新研發大飛機的成功之路。大型運輸機研制過程所凝練的大情懷、大奉獻、大跨越、大協同、大運載,深刻诠釋了航空工業敢于破解時代命題的決心、勇氣、智慧。

運20大型運輸機不僅僅是一個機型,更是一個優良的平台,基于這個平台還可以研制各類特種機型,對于大國戰略空軍的建設,這些領域絕對不能出現短板。


從提供裝備到提供能力

現代化的航空裝備,爲我國空中作戰力量的現代化轉型提供了必要條件,然而現代化的航空裝備如何轉化爲現代化的戰鬥力,則取決于人。除了主力作戰裝備之外,航空工業自誕生之初就非常重視爲軍隊提供符合需求的訓練裝備,航空工業制造的第一架飛機就是初教5教練機。在此後的發展曆程中,航空工業形成了以初教6爲代表的初級教練機、以K8系列爲代表的基礎教練機、以L15系列爲代表的高級教練機的體系化教練機貨架産品譜系,累計向軍隊交付5000多架飛機。

20世纪90年代开始,第三代战斗机乃至更高性能主战装备的采购维护费用与军费总额限制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为在满足主战装备不断提高的训练要求的同时降低整个战斗机飞行员训练体制的训练成本,一些国家开始发展新一代高级教练机,比如俄罗斯的雅克-130、韩/美联合研制的T-50、意大利的M-346等。新一代高级教练机出现, 一方面是强国军队纷纷“退役二代、换装三代、发展四代”,主战机队发生质变的同时,军费紧缩又要求保规模,节省战斗机寿命。其次是三代机大量、普遍装备,意味着三代机平台技术、数字电传飞控、数字化综合航电、数字化控制发动机等技术已经逐渐成熟,安全性和成本已经可以控制到允许在高级教练机上使用的程度。最后是新的使用要求,如面向未来主战装备培养人才的优良教学功能和环境、教练/作战/保规模一体化使用需求等等, 都不是在传统的二代机平台上发展的教练机所能完全满足的。

面向未來的高級教練機,既有先進戰鬥機的機動性,又有教練機的低速安全操縱性,當高級教練機具有與作戰飛機相似的飛行性能和機動性時,就可以加深學員對訓練任務,乃至未來作戰任務的了解。此外,面向未來的高級教練機還可以低成本複現先進戰鬥機的系統功能。先進戰鬥機的系統功能很多需要高性能機載設備的支持,但是高級教練機是有可能做到低成本的。

如果说从单一装备到体系化发展是一场装备的变革,那么,从装备到军事飞行综合训练系统则是一场“以人为中心”的变革。从关注装备到关注人,关于人与装备的融合,是训练理念根据未来战争特点进行的重大转变。军事飞行综合训练系统的发展要想符合作战需求, 符合各国军情,就必须首先考虑作战人才培养效果,考虑教学特点和学员学习效果,并“基于效果”创新训练模式和手段,“基于效果”创新发展军事飞行综合训练系统。

L15高级教练机作为航空工业第一次与世界同步研发、同步推出、同台竞技的世界级高端教练机产品, 不仅能够满足先进战斗机飞行员的培养需求,极大地提高第三代、第四代战斗机飞行员的飞训水平,更可为不同国家提供教练、作战兼顾的先进任务平台。这型采用目前世界最先进理念设计的中国高端教练机一经诞生,便被外媒称“中国新型L15教练机登上了世界舞台”, 自此,中国的教练机产品真正实现了从中低端市场向高端市场的跨越。




基礎研究走在前面

军队的所思所想,就是航空工业的所作所为,而如何实现这种转化, 基础研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代基础,一代装备,支撑航空装备的研制和生产,是航空基础技术的重要使命。航空基础技术在整个航空武器装备研究过程中占据着先行性、基础性地位,直接关系到装备的战技/性能指标的实现。航空基础技术的跨越性和颠覆性创新,为航空武器装备设计和研制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和模式,引领航空武器装备的性能提升和更新换代,推动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的重大变革,促进飞行器的跨代发展。每一次飞机型号跨越发展的背后都有坚实基础技术的支撑。

1956年11月, 航空工业刚刚实现从维修到制造的转变,便开始对未来基础科研能力建设进行规划。按照当时提出的规划,航空工业计划从“二五”开始,建设航空材料、航空工艺与生产组织、飞行试验及设备、空气动力与发动机4个科学研究机构。1960年2月20日,我国第一座超声速FL-1风洞在沈阳空气动力研究院建成并投入使用。该风洞被誉为“功勋风洞”,为数以百计的产品进行了数万次的风洞试验。到1981年为止,已为航空和航天事业的68项产品做了57230次气动力吹风试验。也是在这一年,上级领导机关批准航空工业开始建设轮毂刹车、电气系统、燃油附件等相关研究所。

尽管航空工业长期以来都很重视基础研究能力的建设,但是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前,航空基础技术研究一直都比较薄弱。 改革开放后,在认真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航空工业历史性地提出要“科研先行”,开启了我国航空科研的新篇章。此后,经过不断的探索发展,航空科技发展形成了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先期技术开发、演示验证到工程发展的科学路径。航空科研投入也从完全依靠国家转变为国家投入与自筹并重。早在1985年,航空工业就设立航空科学基金, 支持在新的科学技术领域开展基础研究和探索研究,这也是我国设立最早的科学技术基金之一。通过自筹资金, 航空工业针对部队装备建设急需,加强基础研究和项目预发展,开展了以“鹘鹰”“翼龙”等为代表的重点项目研制,提前突破关键技术,为国家立项节约时间,探索了航空装备加快发展的新途径。仅近5年来,航空工业通过设立航空科技创新基金,累计投入数十亿元,支持各类科研项目500多项,在航空科技前沿领域与国外强者展开竞赛,一些领域已有重大突破。

在科研实施和试验手段方面,航空工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逐步构建了由航空研究院、27家科研院所、46家国防及航空科技重点实验室、7家国防科技工业创新中心和22家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组成的高水平研发体系,形成了能满足风洞、强度、结构等航空试验的基础设施。在研制手段方面,改变了传统的手工绘图和以手工操作为主的研制方式,推动信息技术的广泛深入应用,建设了多项目并行协同数字化平台,建立了异地多厂、所协同研制体系,构建了从需求、设计、制造、试验等全过程的三维数字化应用体系,使研制模式向大系统集成、高度并行和多组织协同转变, 极大提升了型号研制的效率和质量。以某项目为例,部装周期缩短1/3以上,装配不协调问题减少70%以上, 研制整体进程大幅缩短。由于成效卓著,工信部在航空工业设立了国家级“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创新体验中心”与“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工业软件研发基地”。

在实验设施建设方面,航空工业相继建成了国内规模最大、试验技术国际一流的全机静力/疲劳试验室, 建成FL-10、FL-62风洞和气候实验室等一批基础科研装备,填补了国内空白。特别是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气候环境实验室,更是填补了国内空白。实验室启动联合调试开始后, 实验室大、小环境室相继完成极限高温工况、极限低温工况以及温湿工况调试。调试数据表明,实验室温度控制精度、温度波动度、温度场均匀性、制冷和加热设备能力、舱体密封性等指标均满足或优于设计指标要求,完全实现了实验室设计目标及批复的实验室建设技术指标。2018年12月, 在气候环境实验室小环境室内,以某型飞机结构平台为试验对象,完成了高温稳态工况、湿热工况、低温稳态工况和降雪工况等4项能力验证试验。能力验证试验结果表明,实验室环境模拟系统、配套设施及结构、动力系统的各项功能和性能均满足设计指标。

在通用技術基礎的條件建設方面,航空工業綜合所研制的國內首台電動三軸六自由度振動試驗系統,滿足了高性能多軸向複雜振動環境模擬需求;建設的40立方米大型快速溫度變化試驗箱,爲航空武器裝備系統級可靠性試驗提供了利器。航空工業計量所研制了一系列幾何量標准裝置,爲數字化制造技術提供有力的計量保證;建立了國內最完備的動態溫度和流速校准風洞群,解決了航空發動機、高超聲速飛行器研制試驗中准確測量的難題;研制的一系列振動沖擊標准裝置,覆蓋振動、沖擊領域全參數、全量程,完全可以滿足國防武器裝備對結構完整性、可靠性等計量需求;正弦、脈沖、階躍等不同激勵類型的動態壓力校准裝置,技術指標達到國外同類設備的先進水平。

在计量与测试领域,建立了包括两项国家副基准在内的79项国家/国防最高计量标准,占国防最高计量标准数量的1/4, 拥有800余项计量校准/检测能力;业务覆盖全国5000余家单位。积极开展动态测试与校准、纳米测量与校准、飞秒激光测量、非接触测量等前沿技术研究, 与国际一流科研机构同台竞技。研制出我国首台大范围计量型纳米三维测量机及多种先进纳米测量传感器,标志着我国实现了纳米尺度的精准测量。在重力加速度量子测量、双飞秒激光频率梳远程测距、非接触测量、北斗接收机及航姿测量系统动态校准等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

忠诚奉献 逐梦蓝天

70年風雨兼程,一代代航空人始終堅持黨的領導,牢記創業之初便凝結而成的初心和使命,緊緊跟隨和把握航空工業發展的大趨勢,爲之奉獻一切乃至生命也在所不惜。

70年艰苦创业,航空工业从成立之初的一穷二白,发展成为完备的工业体系,从维修到部件制造,而后整機制造,再到实现自主研制,将一个个不可能变成了现实,将一个个曾经的遥不可及变成了展现在国人眼前的成果。

70年滄桑巨變,走過了70個春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風華正茂,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每一步都走的自信從容。航空工業,在新中國強起來的征程中,將會付出更大的努力,取得更爲輝煌的成就。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奋斗,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担当。站在新的起点, 面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光辉前景,面向世界航空业发展的大潮, 面向国家重大装备需求,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要多。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航空人将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建设航空强国为使命, 精准把握军队战略转型的新需求,牢固树立“坚守航空工业制高点、支撑大国强军战略”的大局观,秉承“忠诚奉献、逐梦蓝天”的航空报国精神, 做出无愧于时代的新贡献。